bet356官网

 首页  机构概况  纪检要闻  宣传教育  党风政风  执纪审查  bet356官网  信息公开  互动交流  在线访谈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纪委动态>>学会之窗>>正文
【清风文苑】母亲的菜园
2018-11-21 17:06  

冰箱里的蔬菜已吃空,才意识到又有两周没有回乡下老家了。周日的天空一丝云也没挂,明净到极致,驱车到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直奔菜园,看看母亲为我种的菜。打开园门,一片葱郁:韭菜、菠菜、白菜、青笋、洋丝瓜……应有尽有。

邻居们见我回家,纷纷调侃道:“又来找现成菜啦,你是生活在蜜罐里头了。”我美滋滋地附和道:“是呀,家有老,是块宝,幸福啰。”虽然嘴上甜蜜蜜地说着,但心中还是升腾起其他的一些滋味,近几年,也不知道忙些什么,很少陪妈妈一起唠嗑了,那些一边在菜园里劳动一边谈心的日子好像成了久远的回忆,对此我深感自责与愧疚。

婆婆在世的时候,我家的菜园大多是她管理,婆婆过世之后,我坚持种了一年就坚持不下去了。去年年底,母亲从昆明的二哥家回到腾冲,安顿在我的小窝里。每逢周末便回乡下老家重操旧业,不仅从大嫂手中接过了她的菜园,还将我的菜园变成了她的菜园,种得一片生机勃勃。

在我的记忆中,母亲一生的大半时光是耗在菜园里的。父亲是个手艺人,经常外出打工,只有在农忙过节的时候才回家,收入虽然不算低,但一般要到活做完才结账,这样一来,家里的日常开销就要靠母亲的小菜园了。母亲和大多的家庭主妇一样,在家带我们兄妹三人,除畜养鸡猪外,就是种菜卖菜,风雨里转辗,烈日下奔走,记不得有多少对菜篮子在各类时鲜蔬菜的重压下为之献身,虽朽腐的身躯最终化成了柴火,灰飞烟灭,但它们却实实在在地撑起了一家人的油盐酱醋茶,伟岸了我们兄妹三人的身躯。

如今我们兄妹都已过了不惑之年,过上了不算好,但也不算差的生活,也不再需要母亲种菜养家了,但母亲还是要自找罪受,一有空就弯在园子里,挖地、拔草、施肥,总能找到她做的活,每当我抱怨她闲不住、自找罪受时,她总是不屑地说:“活路,活路,只要活着就有路。”母亲总是用这种充满哲思的话,让我这个修汉语言的人哑口无言。

母亲与土地的情怀太过深重,在昆明生活期间曾把二哥家楼下的一块草地揭了,种上青白韭菜,还好物管理解老人家的“活路”,没有怪罪,二嫂对妈妈种的生态菜也赞不绝口,每次连汤都要吃个精光。二嫂的这份钟情,让母亲更来劲儿,直接跟物管到花棚里要了一畦地种上了。

母亲种菜非常的讲究,尤其是挖地,像绣花一样。初来种我的小菜园,极不习惯。顺江地处火山喷发口附近,地里石头太多,虽是种了多年的地,但还是有捡不完的石头,硬邦邦的,每次挖地都像开荒一样,又生又涩,没有菜地该有的疏松与柔软。妈妈曾多次拉上父亲,拿着锄头、千斤,把小园的地翻了个遍,撬出的大石头约有一拖拉机,小石头也捡出了无数。经多次的折腾,小园的地越来越像样了。每次母亲都累得够呛,但望着细碎蓬松的黄土,她总会喝上一口水,长叹一声,拖着嗓门念叨:“你们挖的那种地怎么行!我挖的这种种下菜才会得吃呢,不信,你们等着瞧。”说完脸上挂满了自信与神气。刚过的夏天,母亲为我种了一园好辣椒,亲朋邻居也跟着沾光,剩下的晒成干货,吃到明年不成问题。事实证明,母亲的自信是有底气的。

暑假刚过,收完辣椒,母亲见我身体渐佳,孩子们也到外面读书了,就准备回到她的家打理她的小菜园了,母亲回去不到两个月,菜园就生机盎然了。种完她的,又自己搭个车跑到顺江来种我的。冬至将至,这次回去小菜园又不一样了,冬菜已可上桌,油绿绿的甜脆韭,水生生的萝卜,肥嘟嘟的白菜……一切都是那么养眼。好久没有下雨,地有些干了,于是先生提水我浇水,先生收菜我拣菜,七袋八袋一箩筐,收好装进后备箱,满载着母亲的爱出发,不打算直接回城,要拐到娘家去看看她。

车子刚进村,远远地我就看见她又弯着身子在园子里挖地了,头上戴着那顶我一直都不喜欢的蓝帽子,两绺白发从帽沿里脱落,散乱地垂在耳际,更加显得老气和沧桑。母亲见了我的车,便慢慢地直起身子,用手拄着锄把,立在地里跟我打招呼,我的心里陡然一酸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又吃不了那么多,交给大嫂种得了,何必那么辛苦!”

母亲不紧不慢地接道:“我的身体好呢,不用担心!我动着些只当锻炼身体,闲着会闲出毛病来的。再说你二哥们回来过年,我种些他们爱吃的菜,街上买的化肥农药多。”

“种那么多,也吃不掉嘛。”

“吃不完就拿去卖些,攒点纸火钱和小人们的压岁钱。”

“老人家做惯了,闲不住,你态度放好一点。”先生见我情绪激动,插嘴道。

于是我稍微缓和了一下语气:“手头给还有用的零花钱了?”

“还有的,你们给的还没用完呢,但是敬奉神灵和培植后代我要用自己找的钱,你们给的不是我的功德。”母亲很坚决地说。

听了母亲的这番话,我竟无语了,原来母亲这么做并非我所理解的闲不住和找罪受那么简单,她是要以真实的行动来表达她的善心,表达她对家人的关爱和希冀,她本可以借花献佛,可是她没有,只有这样她才会踏实、安生。

短暂的相聚后,我又要归城了。回望母亲的菜园,除了她正在挖的那一畦,都没有了空地。豆尖刚冒出土,蒜苗已有一尺多高,茴香则可上市了!满满当当的菜园,种下了母亲满满当当的爱和希望。余下的岁月,唯有爱之敬之,才对得起这颗永不消逝的慈母心啊!(黄永梅)

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