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356官网

 首页  机构概况  纪检要闻  宣传教育  党风政风  执纪审查  bet356官网  信息公开  互动交流  在线访谈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纪委动态>>学会之窗>>正文
【清风文苑】枯荷静美
2018-11-29 16:42  

夏天的野鸭湖,以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婀娜百媚博得世人万千宠爱。而我独爱夏逝秋至,秋风肃杀时的野鸭湖,芳华洗净,枯荷静美。

施甸姚关的寒冷是凌厉的,在霹雳的风刀霜剑之下,荷花凋零了、荷叶日渐枯萎,湖水也变得慵懒起来。风霜亲吻着硕大的荷叶,在上面留下了黄色的唇印,绿色就在这样强势的温柔之中消失殆尽。恶魔之吻,将荷叶里丰沛的水分吸干,舒展厚重的叶子开始变得脆弱卷曲起来,似乎只有把身体卷缩成团才能抵御寒风刺骨。荷杆的皮更坚实些,枯得慢一点,但是不出几日也将低垂俯首了。

秋日的野鸭湖,没有旅游旺季时的喧闹聒噪,仿佛一个已经疲累的美人静静地沉睡在山峦的脚边。偶尔飞来一两只鸟雀,停歇在干枯的莲蓬头上,寻寻觅觅之后又轻轻飞走,生怕惊扰了美人的清梦。清晨,野鸭湖被白茫茫的水雾笼罩着,枯枝残荷隐匿在仙境中,云雾深处是否会走出“荷叶罗裙一色裁”的姑娘,黄衣飘飘不见人,撑一竿长蒿,唱一曲小调,便有“闻歌始觉有人来”的惊艳。随着云雾蒸发,沉睡的美人巧梳妆、贴花黄,一段轻歌曼舞。和美人共舞的还有秋冬的精灵白鹭鸶。洁白的身影宛如云层之上坠落的白霜,它们停驻在水边,长长的脖颈缩成s型,不时地伸展脖子啄食,伸缩伸缩地律动;也会轻逸自如地腾空而起飞回巢。

“窸窸窣窣”风吹枯荷的声响飘荡在荷塘,高高低低、缓缓急急……秋风絮语,诉说着野鸭湖枯荷静美的故事。秋雨也赶来了,赶来看这枯荷静美别有一番风骨。秋雨中,荷杆颤抖,几次担心它会顷然倒下,它却韧性十足不屈不挠;雨水打折枯叶,叶子跌落湖面,像一顶顶草帽半淹在水中。湖心亭上“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”,顿觉内心似乎也翻涌着一大片莲海,和眼前的枯荷一般,虽然枯萎衰落,却也淡定从容。枯到极致是新生,在一片枯荷的尽头我仿佛又看到了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萌芽,转眼又是无边无际的一湖袅袅水枝红在盛放。

我想起了《风到哪里去了》里的对话:“可是,白天就这样不见了,太阳到哪里去了呢?”小男孩问。“白天并没有不见,它只是到别的地方去了。我们这里是晚上,别的地方就是太阳会到那个地方升起,没有什么东西会永远消失的。”妈妈说。没有什么东西会永远消失!夏天的荷并没有消失只是变了一种姿态存在;而秋天的荷也是不会消失的。春夏秋冬在转,荷的存在方式在变,只是美的形式不同罢了。

枯荷之静美,美在既经得起夏花绚灿的赞美,又能在枯败之时于不动声色中彰显着另一派沉静的风骨。于人,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?(罗春莉)

关闭窗口